【怀念大学生活的句子】人人都爱路边摊 疯狂夜宴炒粉干(图)


发布时间:2021-01-23 09:43:05 阅读量:523 作者:雨逸

昏黄的路灯下,甚至看到飞扬的浮尘,任凭边上工地的卡车开进开出,跟周遭食客一样,炒粉干下肚的我自岿然不动怀念大学生活的句子。

杭州的夜晚,10点一过,除了路灯、呼啸而过的私家车,还有此时出动的一个个路边小摊。看到它们方才醒悟,原来,这是一个充满着生活气息的城市。路边摊众多吃食中,尤以炒粉干最受追捧,堪称最佳夜宵。细细分析,不无道理:一份炒粉干市场价5元,价格合理;有荤有素还有碳水化合物,老板还会贴心奉送一杯紫菜汤,营养均衡;按个人所需还可以加牛肉,香肠,甚至额外点上鸭头、鸡腿等粉干拍档,丰俭由人。

河东路一路向北到底,有一在建楼盘工地。据说,就在这工地旁,还有一倍受杭城零售业内人士推崇的炒粉干摊。夜晚快十点,记者来到这里,汇聚了烧烤火锅的河东路,私家车随处可见,路边的美食小店灯火通明。走到长板巷路口,眼前竟然冒出了两家路边摊,这下懵了,同伴建议,要不两家都试下?先试哪家呢?突然想到葛优经典台词“下馆子,哪家人多我去哪家”。

摆摊15年的年轻老板娘口气挺牛

挑选了西边的那家夫妻档,其实就是小推车,连店面都没有,此外就是四五张折叠桌以及塑料凳怀念大学生活的句子。一位拎着GUCCI包的女孩已经一份见底,并且吃得津津有味。叫了一份最普通的炒粉干后与老板娘攀谈起来。

传言中老板娘貌美、脾气有点急,显然忙着招呼客人的她遭遇疑问有些不爽,口气挺牛。“我们是江西来的,我从19岁就跟我老公在这里摆摊,现在34岁了,孩子都比我高了。隔壁那家才几年呀。”谈到竞争,老板娘底气很足,虽然面孔年轻得让人有些疑惑,不过说话、动作却相当淡定。

谈话间颇有磨刀不误砍柴工的架势。依次往锅中放油、蛋、豆芽、青菜、粉干,翻炒,调味,三五分钟后,盛在塑料饭盒里的满满的炒粉干上桌了。

普通粉干也能炒出不普通的味

清爽,是一冲眼的第一印象。粉干很齐整,鸡蛋很有存在感,甚至点缀了不少小葱。吃到嘴巴里,完全不油腻,改变了小摊油水偏多的既定思维,老板娘对油量把握得很绝妙。咸淡恰到好处,味道层次感十足。

夜更深了,食客却越来越多,有出租车司机,有刚下夜班的小伙子,有开着私家车找过来的年轻姑娘,老板娘依然气定神闲地面对一拨又一拨从杭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怀念大学生活的句子。满足后转战资历较浅的“隔壁那家”。两姐妹的炒粉干显然有些流于普通了。且不论口味,卖相就处于弱势,酱油多了些于是颜色过深,鸡蛋有些碎,显得不够实在,粉干显然也有些炒碎了,逃脱不了偏油的口感。

炒粉干这里还有——

新华路凤起路口:夫妻档,安徽人,炒粉干入味,有嚼劲。营业时间长,直至凌晨4点左右。

文一路万塘路口:男女搭配,女的做炒粉干,男的做鸡蛋饼。

杭州游泳馆附近:母子档,据说老妈炒的粉干更好吃。

武林路狮虎桥路路口:安徽人,旁边还经常有手推的烧烤车,卖各种鲜蔬及肉类烧烤。

庆春路中山中路口:除了炒粉干,还有几个大锅里放着一串串的荤素菜,汤底有点麻有点辣,东东很入味。

刘桂花介绍,相较于云南、浙江等地,武汉精品民宿发展十分欠缺,她计划投资300—700万元在木兰景区附近租赁、改造几间老宅,经营的同时也让这些老建筑得到保护和再利用。

新的改革方案细化了污水分类,对居民生活类污水和其它类污水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将污水分为居民生活类污水、行政事业类污水、工业类污水、经营服务类污水和特种行业类污水,分别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具体为:居民生活类污水按0.9-1.5元/吨收费,行政事业类污水按1.2元/吨收费,工业类和经营服务类污水按1.4元/吨收费,特种行业类污水按2.0元/吨收费。

炒粉 路边摊 人人

上一篇: 江苏:食品添加剂不如实标注最高可罚5万元

下一篇: 广东出境游大跳水 999元广州直飞往返马尔代夫

网友评论:

来自天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3

动了真感情的人都会喜怒无常。回复


来自大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3

过完这个夏天、我们就各奔东西。不论你爱或讨厌。我们都将可能再不相见。回复


来自灌南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3

当月光将花影描上了石隙,这粗陋的顽石也化生了媚迹。回复


来自伊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3

我把我的一颗心放在你的胸膛里,从此由你来决定它是快乐的还是悲伤!我把我的一世情放在你的血液里,由此来让你明白我是真心的爱恋着你!我把我的一双眼放在你的眼眶里,从此由你来决定它是黑暗的还是光明!回复


来自富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3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 我想携着她的手, 往明月多处走—— 一样是清光,我想,圆满或残缺。 庭前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 她有的是爱花癖, 我忍看它的怜惜—— 一样是芬芳,她说,满花与残花。 浓荫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她受了秋凉, 不如从前浏亮—— 快死了,她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但这莺,这一树残花,这半轮月—— 我独自沉吟, 对着我的身影—— 她在哪里呀,为什么伤悲,调谢,残缺?回复


来自淮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2

和太强的人在一起,我会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和太弱的人在一起,我会只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只有和强弱相当的在一起,我才同时感觉到两个人的存在,在两点之间展开了无限的可能性。回复


来自大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2

当有人突然从你的生命中消失,不用问为什么,只是他或她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你只需要接受就好,不论朋友,还是恋人。所谓成熟,就是知道有些事情终究无能为力。回复


来自双流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2

这心里深处的欢畅,这情绪境界的壮旷,任天堂沉沦,地狱开放,毁不了我内府的宝藏。回复


来自江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1

你的感情,是一个简单的自然指数,你要微分几次都可以,不变的,始终不变……假如你喜欢,也可以积分,不过会多出一个常数来,而那个常数等于——我爱你。回复


来自临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21

如果我们都是孩子,就可以留在时光的原地,坐在一起一边听那些永不老去的故事一边慢慢皓首。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