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教育德育】浙江第一包方便面浮沉记:从日本引进生产线


发布时间:2020-10-31 23:56:37 阅读量:2558 作者:靖轩

红火了10多年的双峰方便面最终在2001年左右,彻底停产生活教育德育。

你有多久没吃泡面了?关于这个问题,我认真想了一下,可能是一个月。

方便面曾经是国民食品,但大概从两三年前起,方便面卖不动的新闻频繁出现,今年甚至有报道称,2013到2016年,我国方便面年销量从462.2亿包跌至385.2亿包,3年少卖80亿包。

曾经的霸主为什么被冷落,有人说是被外卖冲击了,有人说因为它不健康……也有可能你说不上来,为什么去超市时,越来越少地放一包泡面到购物车。但你肯定记得自己当年吃的第一包方便面是什么牌子的。

对不少老底子的杭州人来说,人生的第一包方便面应该是从双峰开始的,上个世纪80年代,杭州面粉厂生产出全省第一包泡面,风靡十多年,又逐渐淡出杭州人的视线。

第一包泡面是怎么被生产出来的,它经历了怎样的辉煌,又缘何退出,钱报记者找到了当年面粉厂的老员工,聊聊这背后的故事生活教育德育。

30多年前,从日本引进生产线

始版桥直街159号,这里曾经是杭州面粉厂的厂区,如今,这个占地30多亩的地方,配合望江地区城中村改造,今年已经征迁完毕。

33年前,就是在这里,全省第一包方便面诞生了。

60岁的邹建强算是面粉厂的最后一个员工,今年正式退休的他,在这个单位守了38年。从22岁进厂,邹建强做过锅炉工、面包师、方便面一线生产员,到最后,成为人事保卫科负责人。对于杭州面粉厂的拳头产品之一,双峰方便面的浮沉,他最熟稔不过。

“我们第一条生产线是1984年,从广东引进的,当时方便面在国内是新鲜玩意儿,我们生产完全是响应国家的号召,要对粮食深加工,增加花色品种。”

对于第一包泡面的诞生背景,邹建强的记忆力也不差。

根据《杭州粮食志》的记载,大概从1978年开始,杭州面粉厂在拓展方便食品上跨出了可喜的一步。这个第一步不是方便面,而是面包,另外一个能勾起老杭州人回忆的枕头面包就是出于此。能生产方便食品,这在当时可是有小小的转折意义的,它意味着粮食制品业从单纯生产面条转向生产方便、旅游食品。

双峰方便面就是在这个时候问世的,1984年,杭州面粉厂在对原来的蒸面车间改造后,安装了全省第一条油炸快餐方便面生产线。1985年又投资23.24万美元从日本引进生产线。

舟山渔民爱鲜虾味,金华衢州爱辛辣味

“开始就是三种口味,鲜虾、香菇、多味。”邹建强记得,方便面一上市,就受到了追捧,销量出奇得好,“那个时候是凭票供应,来提货的人排长队,如果票没开出,晚一两天,那这批货就没有了,要再等两天。”

医院的病人、学校的老师、单身没结婚的人,这些是方便面的拥趸。

邹建强总结是因为价格不高,又是新奇东西,大家愿意尝鲜。当时一包卖两毛七八,“一包面2两,一般人,一顿两包,相当于干面4两,足够了。”

三种口味的方便面在销售上也有自己的地域特色。宁波舟山,主要是渔民为主,他们喜欢鲜虾味,出海时候带几箱,方便;多味的口感稍微有些辛辣,主要销往衢州、江山、金华等地;至于香菇口味,各地销得都差不多。

鲜虾口味也是最让老底子人怀念的。在杭州本地论坛,甚至豆瓣小组上,都能找到最早从2011年开始,就有人发帖,怀念那个包装袋上有两只大虾的方便面,还有人四处打听是否还能买得到。

8小时生产10万包,还抢不到货

其实和如今琳琅满目的方便面品种相比,当时的双峰方便面算是“清汤挂面”。

“方便面是用国产色拉油炸的,比不得后来的进口棕榈油,无色无味,炸出来面显白;面饼是纯粹用面粉做的,其实要讲劲道,是要按比例掺淀粉的;调料包也就一包,不能再简单了,味精、盐、虾仁粉,不要太淡就行。”邹建强记得这些都是工厂自己琢磨出来的。

走红的双峰方便面最风光的时候,几条生产线三班倒,不停作业,8小时能生产出近10万包,即便如此,依旧供不应求。

这种红火,也给杭州面粉厂引来了一个合作伙伴。

“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日本一家企业要和我们合资,他们来这里考察,看到排队拿方便面的情景,觉得这么便宜的方便面都卖这么好,肯定有市场。”邹建强记得这项合资本来是签约30年,杭州面粉厂的名字也一度改为杭州爱使口可食品有限公司。

“这也是一个新的方便面品牌,它的用料和工艺都更先进。”邹建强说,和原来的双峰相比,用了双料包,比如牛肉口味的,就真的是牛肉粒,“炸面饼的油也是进口棕榈油。”

新产品有四五个口味,三四条生产线,身价自然倍增,每包价格两元多。这个时候的双峰方便面退到了配角的位置,只留下一条生产线。

“为了打新方便面的牌子,日本人在杭嘉湖做了不少电视广告。”

来了个强大的对手,撑不住了

而这个时候,市场已经在悄然变化,计划经济的痕迹彻底褪去,竞争来了生活教育德育。

对于杭州面粉厂来说,最强的竞争对手是康师傅在下沙开出了生产线。

“无论是从产品数量、质量,还是产品价格来说,我们都竞争不过他们,”邹建强回忆,当时康师傅的产量高,口味多,产品价格也总是每包低上一毛钱。

3年后,日方撤资。

“我们的方便面大概从1996年开始走下坡路,最后也就保留双峰一条生产线,主要做鲜虾口味的,舟山那边还有一些需求嘛,但是,利润已经越来越低,保本已经蛮不错了。”

邹建强说,对工厂来说,最良性的状态是原料仓库满当当,成品仓库空落落,而那个时候,一切打了个颠倒,成品仓库开始积压。

“产品做得出来,但销售不好,卖不出去啊,最后七八条生产线基本都闲置了。”

红火了10多年的双峰方便面最终在2001年左右,彻底停产。

看到这种没落,那个时候,会不会觉得很难接受?

邹建强豁达地哈哈一笑,“这和人一样嘛,人老珠黄就风光不再嘛。产品也是有周期的,没有更新和及时创新,自然就不行了,肯定要被市场淘汰,说起来也正常。”

当初,邹建强和同事们只能用便宜一点的价格,购买生产线上的次品方便面,比如断了一角,或者形状不周正的,那些卖相好的,是要拿出去销售的。“我最喜欢的是香菇味,开水泡泡,蛮有味。”

如今,邹建强也不大吃泡面了,可选择的方便食品太多了,他甚至不大记得,上次拆开方便面,泡上一杯,是什么时候。

方便面 泡面 浙江

上一篇: 揭秘人类身体中各种有趣的“相等”元素

下一篇: 春节黄金周杭州等地旅游、消费“两旺”

网友评论:

来自天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1

给不了她未来,就别坏了她的清白。 做不了良人也别做贱人。回复


来自任丘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1

每一个人心中都深藏着一个人,你不知道对方是否生活的好与不好,但有时候,你怀念的却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一段简单的相遇。回复


来自营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1

白头偕老这件事其实和爱情无关,只不过是忍耐。但忍耐却是一种爱,所以,真正爱你的人,其实就是愿意一直忍耐你的人。回复


来自泸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1

你走向我的反方向,你走的那一刹那,有没有想过,我会流多少泪。回复


来自衡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1

一种游戏,一种规则。玩得起,继续;玩不起,出局。回复


来自安国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我身上必定有两个自我。一个好动,什么都要尝试,什么都想经历。另一个喜静,对一切加以审视消化。回复


来自泰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相爱时,我们明明是两个人,却为何感觉只有独自一人?分开后,明明只是独自一人,却为何依然解脱不了两个人?感情的寂寞,大概在于:爱和解脱,都无法彻底。回复


来自盖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30

我们的成熟是由两组成,一半是对美好的追求,一半是对残缺的接纳。回复


来自铜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9

知识给人重量,成就给人光彩,大多数人只是看到了光彩,而不去称量重量。回复


来自咸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9

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 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 比火焰更猖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 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