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军事力量对比】军报:联合作战呼唤完整发展链与内在融合力


发布时间:2021-05-10 18:17:56 阅读量:123 作者:曜为

统筹好指挥职能的整合当代军事力量对比。体制创新是从流程再造到职能调整的系统工程,指挥职能的调整处在最高层,是体制创新的枢纽,因此,科学论证至关重要。美军是我们的两面教材。它成功的一面是把战区司令部转型成联合司令部,保证了联合情报体制、联合指挥体制、联合投送体制的高效运转。但其联合部队司令部建立不到10年就被撤消,职能分给各军种部。由此说明,职能整合一定要着眼于长远的生命力,要切实以无冲突、扁平化、促进信息和资源纵横流通的流程设计为先导,否则来回折腾,伤筋动骨。

导语

把联合作战仅仅聚焦在战法研究和联合训练上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联合样式、联合训练只是联合发展这个巨大冰山浮出水面的一角。

事实上,军队发展方式是作战方式的母体,有什么样的发展方式就会长出什么样的作战方式,就会练成什么样的训练水平。如果脱离联合发展的母体而搞联合训练、战法创新,或将会陷入表面化、形式化甚至歧途化的危机。

通常军事革命是这样完成的:新作战方式的实践要求摆脱旧发展方式的阻碍,从而发展方式的变革把发散的武器进步、战法革命、体制改革、理论创新统一起来,完成作战方式变革。今天联合作战提出联合发展的必然要求,而联合发展则将解放联合作战的巨大创造力。

联合作战呼唤从联合设计到联合训练的完整发展链

走向联合,是美军最早提出的概念,但美军走的也不是直线。从靠战役指挥员对手表式的诺曼底登陆转变到伊拉克战争各军种“战斧”导弹靠网络原子钟同步发射,不是在军种独立发展方式下的自然过渡,而是发生了一场从构想到训练的过程革命。其看似简单的联合训练背后,是一条复杂而精密的联合发展链。

迈开联合设计第一步。联合作战须从起点处就联合,而不是等各军种新武器、新型力量建成后再联合训练。美军在机械化高潮和信息化初期,都曾陷入烟囱式的发展困境:二战之后,美军的海空军战机均达4000多架,结果军种交叉重叠膨胀,联合低效;海湾战争后,各军种各搞各的“地平线”“哥白尼”和“企业”计划,造出数以千计的C3I系统,又将联合训练陷入相互干扰、冲突和抵消之中。为此,美军联合30余年才走向统构想、统需求、拆烟囱,把所有发展项目纳入联合能力认证,其标志性事件为:2000年颁布《2020联合展望》,2004年推行《联合转型路线图》,2012年宣布《顶层作战概念:联合部队2020》,这些文件实质上是美军联合发展的纲领,其内涵是用联合能力建设作为军队建设的主线,通过顶层设计把各军种各领域发展统一在联合发展的框架内。

把联合实验作为重心。在虚拟制造的时代,联合发展的重心前移到实验阶段,而联合演习更多的是做验证。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美军自1995年起建立30多个战斗实验室,如今联成一体为“作战实验室联邦”,实验新概念新战法,把联合训练的磨合负荷前移到联合模拟试验床上,使得联合战法创新在联合训练之前就基本成熟。由此带来的启示是,一定要建立健全各军种作战数据和模型,进而把联合训练建立在联合实验的坚实基础上。

把联合训练与联合系统、联合部队建设统一起来当代军事力量对比。联合发展以联合能力建设为纲,联合训练不是联合发展的终点,而是架通形成联合能力的桥梁。今天没有一个系统、一支部队可以脱离联合之外,像美军号称“世界最强制空战斗机”的猛禽F-22在“红旗”军演中获胜率虽高达241∶2,却停产停飞重新回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其单向数据链成了“数据孤岛”,极大限制联合功能,成了天马行空的孤鹰。在联合部队发展上,美军通过联合训练已在各战区形成以常设联合任务部队为基干,以联合特遣部队为先锋,必要时从其他战区接收编组临时任务部队的成熟布势。对此,我军也要改变那种地上走坦克、天上飞战机,练练军种间指挥协同程序就能联合作战的陈旧认识,转变到结合联合预警、联合火力打击、联合投送等系统的开发,结合联合部队建设搞深搞活联合训练。

联合作战呼唤从三军联网到三军联动的内在融合力

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是体系支撑下的整体对抗,越深入发展,联合的要素越多越广,联合的难度越大,就越依赖体系的融合力。为此美军转型路线图特别强调:只有遵循网络中心战原则,才能实现体系对抗。

把全军联到一张又好又强的网上去。联合作战首先要联网,让信息在全军信息系统之间无障碍流动起来,这是基础工程。我军信息系统和装备经过多年发展,现已具有相当规模,但是应当看到:由于各军种分头建设,装备种类繁杂且多代并存,指令上传下达、信息横向流通、态势三军共享还面临许多技术难题。不加以解决,联合发展就会“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以融合为抓手,把全军信息化建设拧成一股绳。三军联得好不好要看能不能形成融合力,融合也就是美军说的互操作。这方面美军从烟囱林立到互联互通再到建设网络中心战体系,走了一个大弯路后终于认识到:不用互操作来统领信息系统建设,即便全军联通联合作战也是低效和不可靠的。鉴于此,我军要想建强联合力,就要先打造好体系融合力,这就是以融合统一态势图为抓手,把全军预警侦察系统互操作起来;以融合联合任务视图为抓手,把全军指控系统互操作起来;以融合统一资源图为抓手,把全军保障系统互操作起来。

将三军联动起来,把融合力释放出来转化成联合力。把信息融合起来是手段,而由此把资源流通起来,把行动协调起来,把武器联动起来才是目的。伊拉克战场美军能快到从坦克手报修到直升机投下新部件仅10分钟,得益于保障信息融合基础上的联合维修业务的展开;从地面部队呼叫空中支援到目标被击毁快到4分钟,得益于目标信息融合基础上从传感器到射手的无缝链接。说到底,战斗力生成模式要向网上联合转变,把网上联合业务开展起来,使信息融合的优势发挥并利用出来。

联合作战呼唤从整合流程到整合职能的一整套联合体制

当前,联合作战技术日趋成熟,但从内在的融合到外在的联合却始终难以突破,瓶颈在哪里?在作战体制。为此,体制创新势在必行。但另一方面体制创新风险巨大,很多人担心现行作战体制被瓦解,而联合作战体制又未建起来,岂不是信息化战争打不起,机械化战争也打不了?结果体制创新踌躇难行。

体制创新应从整合流程入手。我军作战体制已成功完成从大陆军体制向多军种协同式联合体制过渡,这得益于各军种建立健全了多兵种合成作战的流程,但跨军种的横向流通渠道少且脆弱,因而严重制约深度联合。为此,应把横向整合流程作为联合体制构建的依据,借鉴美军30年联合体制探索得出的基本经验——“建立便于信息流转的指挥体制”,开辟并拓展跨军种情报、指挥与保障的横向流程,进而将各军种分立的情报体制、指挥体制和保障体制横向打通,建立联合体制。

平时就要把联合机构建好运转好当代军事力量对比。这些年从反恐处突到抢险救灾,一个深刻的启示是“平时不联合,战时难联合”。打仗更是如此,平时一套各军种独立的指挥机构,战时向联合指挥机构转换,永远也赶不及。如今美日澳等国都建立了联合指挥机构,使体系对抗有了主心骨,他们平时发现和解决联合的问题越多,战时联合的强度就越大。如果我们不迎头赶上,不平时建,不尽早建,不全局建,就将成为最大的非对称弱势。

联合作战呼唤从自成体系到共享共赢的联合发展观

说到底,联合作战的一切问题根子都是人的观念问题,人的观念不联合什么联合都谈不上。如果还不认识到军队发展的大势所趋,还不脱离自成体系的发展格局,还不推动军事力量走向大联合时代,那么我们发展越快离科学发展的时代大潮越是南辕北辙。

超越军种思维。历史上以自我为中心的军种文化葬送的不止联合本身,更是战争胜利。二战时日本陆军与海军分庭抗礼,甚至自造航空母舰和潜艇,至今被日本学界痛批“太平洋战争是自己打败自己”。而越战后美军从痛苦的《拨乱反正》到以血的代价颁布《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再到伊拉克战后破釜沉舟的《联合转型路线图》,跌宕起伏几十年才联到一起,再次证明那种把军种自身建强就能打赢的观念已经落伍,而先强军种再强体系的观念同样有害。

自拆强拆篱笆。应该承认,从一个人到一个单位都有自身利益。利益好比洪水,堵绝不如疏导。因特网运用有个梅特卡夫定律,说的是1个人在网上创造的价值是1元钱,10个人在网上创造的价值不是10元钱,而是100元钱。今天美军各军种联合设计新概念如火如荼,日本军工部门与造船厂以“大合并”掀起联合研发热潮,英国导弹专家陆军准将担当导弹驱逐舰队司令突破联合部队建设瓶颈,都在说明这是一个抱团竞争的时代。必须以更加彻底的共享合作消除体系建设中的重复浪费和条块分割,才能最大程度地提升联合发展水平。

敢于亮出后背。一方面,军种是体系的最大贡献者,军种有所舍弃才能破除各自“大而全”发展格局。这就要建立不分彼此的相互信任,发扬背靠背拼刺刀的团队精神,舍得把自身利益乃至自身安全交给体系,宁可牺牲自己也要顾全整体。另一方面,军种也是体系的最大受益者。联合发展不是取消军种发展,而是鼓励军种携手发展,共担联合职责,共享联合成果。说到底,联合发展就是要让陆军、海军、空军、二炮分担起协调陆上力量联合发展、水面水下力量联合发展、空中力量联合发展、战略打击力量联合发展的重任,迈开向联合力量转型的步伐,最终全面形成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

方式 战法 母体

上一篇: 专家:奥巴马出访东南亚将直接拉动该地区军购

下一篇: 专家解读海水“断崖”:潜艇掉深有多险?

网友评论:

来自太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此生之年,感谢你,路过我的惊慌我的野蛮,还一如既往的偏袒我。感谢你,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最优秀的你,余生请多指教。回复


来自儋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一个人的成熟与否,不是出口成章,说出许多深刻的道理,或者是思想境界达到很高。而是待人接物让人舒适,并且不卑不亢,保留自我的棱角,又接纳他人的圆润而活着。回复


来自仪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如果个性是一种错,那麽我已壹错在错。如果帅是一种罪过,那麽我已罪恶滔天。如果聪明要受惩罚,那我岂不是该千刀万寡如果谦虚要受责駡,我怎能逃过妒忌的嘴巴。回复


来自南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又是一番秋意!那雨声在极昼之中,有零落萧疏的况味,连着阴沉的气氲,只是在我灵魂的耳畔私语到:“秋”!我原来无欢的心境,抵御不住那样温婉的侵润,也就开放了春夏间所积受的秋思,和此时外来的怨艾构合,产出一个弱的婴儿----”愁“。回复


来自吴江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我没有别的方法,我就有爱;没有别的天才,就是爱;没有别的能耐,只是爱;没有别的动力,只是爱。回复


来自古交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我们不说不染颜色,但求染得颜色能恰到好处,就像一幅画,各种各样的色彩汇成令人赏心悦目的画,而不是各种各样的色彩糅杂成一团。回复


来自仁怀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带一卷书,走十里路,选一个清净地,看天,听鸟,倦了时,和身在草绵绵处寻梦去。回复


来自六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9

所谓心事,不过是不如己意,那就是我执。执著于自己描画的理想,一有落差,即生烦恼。回复


来自定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8

所谓永远,所谓曾经,到不了的就是永远,忘不了的就是曾经。回复


来自三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08

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回复


热门专题